www.nhh50.com > 瞳蚚粗き厙腔穢韌

瞳蚚粗き厙腔穢韌

呥鄘傖炵馨侉覗檀鉸槸ㄛ筍坻腔虷搎嘟ЬЫ棋藿漶4鞃覜墾式ㄐm四月,她將到來。》作者:川村元氣譯者:陳嫻若出版:悅知文化在一眾芸芸日本流行暢銷小說家中,我覺得川村元氣的而且確可作為一個現象去審視,從而去反問流行文化的構成元素。川村元氣迄今為止出版了三本小說,分別為《如果這世界S消失了》(2012)、《億男》(2014)及《四月,她將到來。》(2016)──前兩者已拍成電影,且票房不俗;而《四月,她將到來。》的中譯本,也在2018年由悅知文化推出。好了,有看過前兩者的讀者,不難發現其實川村元氣的方程式寫作風格非常明顯。在論及《如果這世界S消失了》時,我曾提及背後的等價交換及浮士德命題程式十分清晰。等價交換正是其中之一,一般人認識此名詞,大都緣自《鋼之鍊金術師》。其實動畫中強調的,是兄弟最終發現等價交換並非世界真理,但作為切入的噱頭,以你情我願作為交易的基礎,的確引起不少人的關注。而背後的浮士德元素,即是浮士德以個人靈魂,交付給魔鬼從而訂立盟約,換取小說主角未曾經歷過的人生慾望體現。魔鬼提出的誘惑,其實十分接近電玩年代的命題,即是重啟人生的可能性。到了《億男》,表面上是一個探尋金錢意義的故事,但構思及運作上其實與《如果這世界S消失了》差異不大──先設定一個非日常性的處境,把平凡的人生秩序打亂,然後因應生活模式的改變,去迫使小說的主人翁去思考自己的人生問題,當然最後是以療癒為終極目的。其實兩者的故事設計均極為簡單,《如果這世界S消失了》中一位三十歲的青年於驗身時被判定患上絕症,剩下三個月左右的壽命。正當惆悵之際,不知道應如何打發剩下來的日子,這時候死神出現了,並提出一個交易建議──當青年願意消除一樣事物,就可以多活一天。直至死神提出要讓S從世界上消失,青年便陷入無比的煩惱中,因為他的愛S高麗菜,恍如家人般一直與他相依為命,一旦消失了,也不知自己存活下去還有什麼意思。《億男》中的一男中了一億日圓的彩票,當交付給十五年沒有見面的好友九十九後,後者忽然失蹤,於是前者開展了尋人尋錢以至尋找自身生命意義的旅程,而最終也卑之無甚高論,反反覆覆想說的也是金錢並非萬能的老調,很多東西不是金錢所能買到云云,結局也無非在高揚家庭價值,以一男努力去重新維繫家庭關係告終。其實如果仔細去察看流行小說的成功模式,不難發現百分百依循程式寫作的,或許可以有一時之效,但長遠下去往往會讓讀者望而生厭,無以為繼。當中有一很微妙的平衡點,就是熟悉與陌生之間的奇妙契合。作為流行小說,熟悉感是必須的,選材一定要令讀者有共鳴,否則就連在書局拿起書翻一翻的動力也沒有;但與此同時,陌生感也是必須的,一旦書中所言所云,讀者全已了然於胸,那閱讀的趣味即變成光陰的耗廢,彼此的關係很容易便會因了解而分手結束。大家試一試回想村上春樹的小說,往往就因為可以達至以上的美妙平衡,既擊中不少人的失落青春遺憾,但每一次中都潛藏奇異的「妄想」──由平常人不會體驗到的經歷,乃至「平行宇宙」的構思等等,因而令讀者由熟悉的共鳴感開始,而掩卷時則以陌生感告終,那正是我心目中的流行暢銷小說金科玉律。好了,眼前川村元氣的成功,我認為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在電影上的盛名所致,寫作是他在電影以外的衍生工具,把剩餘的影響力擴展開去而已。當然,只要他策劃的電影繼續成為話題,我認為他的小說同樣會一直受歡迎下去,只不過和小說的質素關係不太密切罷了。■文:湯禎兆近日有極端人士聲稱不滿無線電視(TVB)關於修例風波的新聞報道,發起抵制TVB廣告商等針對新聞機構的活動,有個別TVB廣告商涉入事件之中,抽起在TVB的廣告;有個別國際知名企業,如迪士尼對於自己的產品被人進行政治化的二次創作置若罔聞,默許被用作政治用途。香港作為法治良好、包容開放的國際商業中心,合法經營的企業不應被政治騎劫左右,不應為遷就、討好某些極端激進勢力而放棄中立,否則只會令自己的品牌政治化,商譽受損,得不償失。反修例的極端激進勢力,將黑手伸向全港各個方面,破壞香港平安營商環境,損害港人整體利益。此次反修例風波,令香港社會高度政治化,不同政見嚴重對立。但越是面對這種複雜敏感的局面,作為商業機構,越要保持客觀中立,避免涉入政治風波,以免增加形勢的複雜,令矛盾更尖銳。此時此刻,個別企業無論出於什麼原因,取消在TVB的廣告,或者默許自己的產品被作政治化的演繹,其客觀效果勢必傳遞相當負面的信息,等同向違法暴力低頭,討好極端激進政治主張,甚至暗示站在極端激進政治主張一邊,令極端激進勢力的氣焰更盛。個別企業因政治原因,突然抽起在TVB的廣告,自然會獲得極端激進勢力投桃報李,網上充斥形容有關企業是「良心企業」之詞,呼籲支持者購買個別企業的產品,個別企業不僅得到一時掌聲,或許還獲得一些實利。但是,個別企業不能忽視,以抽起廣告干預新聞報道,這是在有良知、講道義的社會所不容的,必將對企業形象造成難以補救的傷害。極端激進勢力不論在香港乃至全世界,都是少數;和平理性、反對激進暴力,才是社會的主流。個別企業默許甚至討好極端激進勢力,就不怕得罪和平理性反暴力的大多數?個別企業獲得極端激進的小眾市場支持,就不怕失去尊重法治、嚮往安定、堅持在商言商的大市場?更令人擔憂的是,企業因為政治理由干擾商業決定,違反商界的普世價值,給市場增加更多不明朗因素,會令更多企業無所適從。就像本屆美國政府以維護國家安全的名義,任意對其他國家的商品加徵關稅,限制本國企業與外國企業的正常合作、交易,嚴重干擾經濟運作和市場秩序,本國企業、民眾也蒙受不可承受的損失,怨聲載道。正因為如此,越來越多美國企業、民眾群起反對本屆美國政府以政治干擾商業的不當做法。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個別企業因政治原因而抽起在TVB的廣告,或者默許自己的專利產品被用作政治用途,他們是否應該冷靜反思,有關決定是否妥當,是否順應世界發展的大勢所趨,是否最符合企業自身利益。值得警惕的是,少數極端激進之徒,不斷向企業施壓、恐嚇,要挾企業抽起廣告,企圖藉以懲罰TVB等被他們視為不友好的新聞機構,繼而影響這些新聞機構的報道方向,這是赤裸裸地干預、剝奪新聞自由。而這些極端激進之徒,他們反對修例,正是打茩n捍衛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冠冕堂皇的幌子。口中高叫追求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行動卻在破壞新聞自由,容不得不同意見,不讓其他意見有言論自由,這不是很虛偽嗎?這根本就是輿論霸權。每一個香港人和在香港經營的企業,都要堅定地向激進勢力說不,捍衛香港的真正商業自由和言論自由。杅擂6〞〞彶諴睿炳靡砱崝酗%ㄛ傑盺彶貒蹌鉏昐鑨欃﹛﹛﹛勒捎赽§岆啃俷郔壽陑腔岈﹝瞳蚚粗き厙腔穢韌陔貌扦控儔7堎12桮蝤釆м葰蹤除怛熀輔蕙C埱佴〩12梊睎俴暮氪頗奻桶尨ㄛ笢源毀勤藝源瞳蚚跁諒恀枙補扡梗弊囀淉ㄛ猁⑴藝源諦夤鼠淏艘渾笢弊睿む坻弊模腔跁諒淉習睿跁諒陓欯赻蚕袨錶﹝坻婓弊囀薹珂竘邆俵痽盲で蒴見炭椒嬲埽媜幙麜墓蟻禷缺褕蔥藷源偶﹝鎮親佷翋砱淉絨撿衄喟詢淉笥燴砑﹜詢奾淉笥袚⑴﹜曾賞淉笥こ窐﹜旆隴淉笥槨薺﹝2014爛ㄛ嘉嗣童庛繫撋厥妓褡曌ョㄐ﹛§勳釆м葟灃鬅(掛惆漆諳3堎5桻)淕蜊賦彆衾10堎菁ヶ砃弊昢埏惆豢ㄛ甜婓砃姘侅馧巹頗惆豢綴鼠羲﹝諍祫2堎2610:00ㄛ濛數扢蕾跪祩堋督昢萸404跺棒ㄛ統迵祩堋督昢腔跪賜祩堋氪湛15300侅峞ㄣ蚢攫嚜愻橑狪帟騥屍盆憑幙黫樞踳巡部G笥膘濂埻寀ㄛ善1945爛絨腔ほ湮枑堤※忑珂覂笭婓佷砑奻﹜淉笥奻輛俴膘扢ㄛ肮奀珩婓郪眽奻輛俴膘扢§˙植陔笢弊傖蕾綴禱屙陲肮祩枑堤※淉笥馱釬岆珨з冪撳馱釬腔汜韜盄§ㄛ善蜊賂羲溫綴腌苤す肮祩Ч覃※善妦繫奀緊飲腕蔡淉笥§ㄛ飲桶隴蛁笭植淉笥奻膘扢絨岆扂蠅絨祥剿楷桯袕湮﹜植吨瞳軗砃吨瞳腔笭猁悵痐﹝瞳蚚粗き厙腔穢韌婓峈諾濂扢數滄儂韌踱藷腔謗爛嗣奀潔爵ㄛヴほ誥都阯婓域鼠弅﹝2015爛3堎ㄛ伈杻脹弊渀勤綸挕蚾楷れ測瘍峈※彆剿瑞惟§腔濂岈俴雄﹝涴珩岆笢弊夔劂※恇噸蝩侔艞疥釴袱赶怢§腔埻秪垀婓﹝§濂佽纂側敖鞢掛虮Д試蓬藑怴ˊ鯆糐з謫邿傖蕾70笚爛ㄛ珩岆笢弊迵岍賜冪撳蹦抭磁釬40笚爛﹝猁參袧淉笥源砃ㄛ澄厥絨腔淉笥鍰絳ㄛ獄妗淉笥跦價ㄛ滬欱淉笥汜怓ㄛ滅毓淉笥瑞玸ㄛ蚗楩淉笥掛伎ㄛ枑詢淉笥夔薯ㄛ峈扂蠅絨祥剿楷桯袕湮﹜植吨瞳軗砃吨瞳枑鼎笭猁悵痐﹝蟹源м驚笢弊腔楷桯傖憩ㄛ覜郅笢源腔拸佌堔翑ㄛ盓厥※珨湍珨繚§釩祜ㄛ澄厥珨跺笢弊埻寀ㄛ堋掛覂眈誑郬笭鍰芩翋侍縕﹜郬笭跪赻楷桯耋繚睿す脹誑瞳埻寀ㄛ阹桯跪鍰郖勤貌昢妗磁釬ㄛ祥剿猿蜓姻窳蝓堇黻暽媝腔睆迭ㄐ﹛☆葎悝汜岆祩堋督昢腔魂埲睽憯疤戀﹡缺曌Кё飄蘀橑隀疥祀佮廎葧鯬床統迵祩堋督昢魂雄腔儅憤俶睿翋雄俶ㄛ坻蠅蔚祩堋督昢魂雄馨踳曶完傱簏源琭炬Ⅸ倛罔蝏慲絳饡寪瓡帠昉硜搟皇遹床ぜ蔣ぜ蚥芢蚥賮章珗都狠阪C床祩堋督昢馱釬蚳砐秶僅ㄛ眕⑴載疑華換創濘瑟儕朸﹝忑趣笢準睿す假威袽剴硈﹛ㄝ}庶3.11補選在即,反對派推出的3名候選人范國威、姚松炎、區諾軒,其實都是隱性「港獨」。但他們知道,明火執仗搞「港獨」會被DQ,於是採取「變色龍」手術,變成所謂「本土自決派」,招搖撞騙。他們學台灣民進黨,首先說自己是獨立族群,有獨特文化,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還虛晃一槍,他們不認同「民主回歸」,也不認同「港獨」,要走「第三條路」,搞「民主自決」。為了達到「自決」的「暗獨」目標,「自決派」使用兩面派手法,一邊說擁護基本法,但實際上堅決反對基本法,因為他們要魚目混珠,務求入閘,取得補選的參選資格。最典型的「人版」,就是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上,區諾軒被陳家珮質問,是否擁護基本法,他居然說當然擁護。陳家珮有備而來,立即出示了一張新聞照片,是區諾軒在2016年11月2日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區諾軒當場撒謊,連續兩次否認照片中人是自己。其後陳家珮說出時間、地點,區諾軒見無可抵賴,才不得不承認。區諾軒口是心非,披上「獨立候選人」的外衣,嘴巴說擁護基本法,不過想成為候選人,並且騙取選票。為掩藏「港獨」的面目,區諾軒雖然是「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但他刻意與「眾志」拉開距離,因為「眾志」的政綱不僅鼓吹「自決」,更表明「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明顯抵觸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區諾軒不能和「眾志」切割區諾軒能和「眾志」切割嗎?不能。他是「眾志」的幕後軍師,「眾志」的政綱區諾軒有份出謀劃策。此次補選,周庭被DQ,區諾軒取代周庭出戰,沒有引起反對派內部的任何非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夥。「佔中」失敗後,2015年出版的《香港革新論》,被視為是「港獨」宣言。在這本書中,區諾軒發表題為《建制派如何在選舉屈機?--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的選舉操控》的文章,當中提出「只要有充足準備,一定程度的資源投放,加上泛民各派願意攜手合作,在地守護大大小小的社區,我們才能度過漫長的黑暗」,他主張是「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希望在「民主回歸論」和「獨立建國論」以外,建構香港前途的「第三種想像」。2016年,區諾軒又在民主黨內部發起「香港前途的決議文宣言」,強調要「香港我城,自治傳承」;「香港人民,內部自決」;「主體意識,核心價值」;「多元爭取,政治革新」;主張進行「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這份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是抄襲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都主張「本土公投自決」。涉及主權的公投,必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基本法相違背。區諾軒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要搞「公民提名」、「公民投票」,「港獨」居心暴露無遺。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強調公職人員要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諾軒在公開場合焚燒基本法。這些表現足以證明,區諾軒決不會擁護基本法,更不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爛懂ㄛ濂華跪撰澄樵嫗章炾輪す軞抎暮笭湮樵習硌尨儕朸ㄛ參礿野馱釬釬峈淉笥恄鞢Ⅰ模恄鞢〥蕪恄韗盃龕玥厥捎鯞癒Ⅰ眳湮岈﹜濂眳湮岈ㄛ澄厥絨巹苀擦﹜濂華薊雄﹜甡楊芢輛﹜嗣渠甜撼ㄛ姻禠砦濂勦衄野督昢恄鬈饡憩窸氿狡勦祥植岈冪茠魂雄腔醴梓價掛妗珋﹝笢弊姘淉衪笭弝肮埣鰍逌弊淝盄腔衭疑磁釬壽炵ㄛ堋輛珨祭樓Ч蝠厘ㄛ旮趙統淉祜淉冪桄蝠霜ㄛ峈妗珋謗弊跪赻恛隅睿楷桯釬堤載湮僚瓬﹝姘妀こ滇种忮醱儅肮掀狟蔥%﹝瞳蚚粗き厙腔穢韌﹛﹛蚰寞毓棻酗堈﹛﹛俇囡祩堋督昢秶僅极炵﹛﹛硐衄秶僅膘扢載樓寞毓ㄛ祩堋督昢符夔軗腕載酗堈恛翩﹝85爛ヶㄛ笢栝綻濂8勀嗣刱痡掠飲紗嶂炮伄謗勀拻ロ爵酗涽菴珨沭碩﹝※蔚氪ㄛ弊眳落珩﹝峈崝Ч扦悵價踢褫厥哿俶ㄛ輛珨祭獄妗欱橾扦頗悵梤秶僅價插ㄛ頗祜樵隅ㄛ踏爛姻禠せ直庠倳赮芚媟蝴衄摯弊衄諷嘖湮笢倰わ珛睿踢睇凳腔10%弊衄嘖見牴案肯賽蝐˙虌蟧廕芚媟誕鉆堻郇衱齂憯炬I龕玨な鮹匯彶舝皆毚桯瘨使縳倇梑磃巡阱﹝綻濂珨桮鎮腑腔嘟岈ㄛ霜換婓綬鰍籵耋雇朘﹝§婓饒虳潸賴袗橈腔欳蚗鵃甭料葳Ⅱ芮僆鉯ね尬眣銑灥炯鷊〨敔遘虃疿佹譪謬漍抾6跺趼﹝坻衄覂崋欴祥歇腔瓟扲ㄛ夔腕善笲嗣遞氪腔陓懇ˋ坻衱衄覂崋欴腔冪盪ㄛ妏坻蝝芊凰糒慪倛炕悵蕭鯄鴥疥疰й酴蟪棧靡瓟卼謑輿蔡扴坻迵笢瓟腔祥賤眳埽﹝笢弊僕莉絨岆峒饑帝瑢糾佸騇昢﹜珨陑珨砩峈啃俷覺倷腦腔絨ㄛ扂蠅猁蚗堈鳳腕佸鮵福稂妊笘絰不狡舠寪邆殮飲慲媯陬議欃贍虮嘔ㄛ犛俴峒饑帝瑢糾佸騇昢腔跦掛跁祤﹝爛葩珨爛ㄛ騵漁騵熊腔眵昜鞣鞣婓酸蠔爵崨賸跦ㄛ蝵韗甭阨霜冪揭ㄛ眒冪倛傖珨沭10鼠爵酗100譙遵腔蟯趙湍ㄛ藩爛躺耋ь仱珨砐憩夔誹吽煤蚚20豻勀啋﹝瞳蚚粗き厙腔穢韌苤こ▲酴餉腔堤逤陬◎▲憚矨惘◎脹旮忳夤笲炰乾ㄛ萇弝曄▲慾①暴桮騰縜癒楚黍硅悕埻◎脹婓扦頗奻婝酐謎嗣﹝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nhh50.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www.nhh50.com囀暌棚奜讕蝤畏觬陎硊裔蹅肢翕芛﹝www.nhh50.com@qq.com